《历史的回声—湖北工建65年发展回忆录》征文——

在每个“102人”的心里,它的旗帜还像火一样红

时间:2019-06-18 10:19 来源:秦楚网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每个人一生中都会有心结,随着环境转换,年龄增长和记忆更新,也许有些可以缓释或化解——俗话讲“该放下的就要放下”,但我曾一度认为,有些刻骨铭心的思恋和牵挂一旦形成了心结,会抹不去、揉不碎、更难以解开……

命运的机缘

上世纪1992年,我因故调离已工作了22年的老单位——前身是国家建委102工程指挥部的湖北省工业建筑总公司。拿到档案手续走出原来单位办公楼,接收单位的人事领导对我说:“你们单位不舍得放你走,挽留的话很感人,我都要掉泪了。”闻听此言,本身对走与留再三犹豫的我,顿感到一种难言的失落,仿佛如揪心般的痛,从那时起留在记忆中。1970年5月,参加“三线①建设”的父亲,在工地指挥施工时倒下了,差半个月14岁的我,被总指挥部领导特批参加工作,走进了国家建委102②工程指挥部。沐浴单位给予的温暖和关爱,我学做人、学技术,先后加入团、党组织,技术水平在师兄弟中属于佼佼者……在我的心里,“102”如同养育我的父母,是我安身立命的家。

2009年12月,十堰市和东风汽车公司(原中国第二汽车制造厂)分别纪念建市、建厂40周年。十堰地区各种媒体开足马力加以宣传纪念,各类庆典活动也是接踵而至。然而我诧异地发现,在所有连篇累牍纪念文章里,在所有庆典献辞中,却对40年前的“三线建设者”(二汽属于三线建设项目)的出处未作说明,仅为一句“来自全国各地的十万建设大军”代之,这让我很不解。用十堰市一位史志专家的话说,“这个问题不搞清楚,十堰市的建设发展史将是不完整的!”从那时起,一种欲望或是心结在我心里沉积:我是因继承父业而参加工作的,作为二汽和十堰建设的亲历者、见证者,我能为当年的建设大军做点啥?

半年后,我撰写的《永不褪色的记忆——102》文章发至《十堰周刊》编辑部。总编打电话邀我面谈,对我文章的真实性予以核实,他坦承文章的内容令他震撼、惭愧虽在十堰工作可却不知道二汽是谁建的。这篇近万字文章分7周在《十堰周刊》进行了连载,引起了市民很大关注,若干年后不知何人引荐进入了“微信群”,阅览者达数万人。只想表达心情而写的拙文,未料到竟在原“102”承继单位(驻天津滨海新区的中国建筑第六工程局有限公司,北京的第三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驻武汉的湖北省工业建筑集团有限公司)离退休人员中,引起了极大反响,也得到了这些单位的好评。不计其数的口信打听和电话询问,让我始料未及。其中北京一位读者,在我为住院的母亲陪床时打来的电话更令我震撼——半小时的通话,数次被来电人哽咽声打断。读者们给予很多鼓励,有告诉当年故事线索,希望我继续写下去的,有要求多写写他们为三线建设做出奉献牺牲的父辈的,有责问因何遗漏某某单位或某某工程的,其中也有中肯的建议和批评……那段时间,我的心绪完全被“102”所占满,内心里甚至还产生了愧疚,剪不断、也理不清。

2009年10月,十堰市组织开展“科学发展观”指导检查工作,我与十堰市地方志办公室潘彦文主任同在一组,他时常听我介绍“102”的点点滴滴,对此也产生了浓厚兴趣。2015年,在市政协时任主席陈家义指示下,市文史办组织编纂《十堰文史·三线建设》丛书,填补十堰市作为三线建设城市的史料空白。时任十堰市政协文史办主任的潘彦文力荐我参加,随即致函十堰市司法局,借调我参加编辑工作,就这样,我以十堰地区三线建设“知情人”身份,登上了《十堰文史》编纂平台,多年来苦寻报恩老单位,为建设者正名的机缘,终于来到身边。

共圆一个梦

2015年4月,十堰市文史办召开了《十堰文史·三线建设·“102”卷》(以下简称102卷)编辑会,正式拉开了此书的创作帷幕。会上讨论了工作分工,制定了阶段性的目标任务,明确了具体操作步骤和责任人。编纂文史类书籍要求严谨,其真实性、权威性非同一般,还要发送国家和省、市图书馆收藏。未有类似经验的我真正感到了肩头担子的沉重,因此书的编纂,严格意义上是市政协出钱出书号,市文史办负责“搭台”,而台上“唱戏”的人则应该是比较熟悉情况的人——我,责无旁贷。

会后我很忙了几天,以十堰政协学习和文史委员会名义,向中国建筑第六工程局,北京第三建筑工程公司,湖北省工业建筑总公司(以下简称中建六局、北京三建、湖北工建)发函,知会拟编纂《十堰文史·三线建设·“102”卷》一事,向三方诚征三线建设时期史料、文章、图片,请求给予协助和支持。截止当年10月,陆续收到各单位反馈,除表示真诚感谢外,均表态一定大力支持并负责做好相关工作,看到了“102”老单位的齐心和效率,让我非常欣慰。

欣慰起步顺利。按照工作计划,从2015年10月开始,市文史办陆续在十堰、武汉、襄阳、北京、天津举办了座谈会。参会者虽然大多是耄耋老人,但人人都有走南闯北建设国家的不凡经历,个个都有感人的故事,每当讲述时他们布满皱纹的脸上焕发着光彩,讲到动情时声音中都迸发出当年在战场上、在艰苦建筑工地上的豪情。尽管他们的言语很不连贯,叙述事件的时间顺序时常颠倒,但一个个建设二汽的感人故事,一个个来自五湖四海的家庭为参加二汽建设做出的牺牲,还是让参加座谈的潘彦文主任激动不已,手指不断在桌子上叩击,告诉做记录的我,“这个可以写,这个一定要写!”……

欣慰中更有感动。才家腾老人说起当年给“山里”(三线建设时期十堰工地对外的称谓)调运木板房,为解决车皮计划“赖”在火车站调度室,给人家讲述毛主席为三线建设着急睡不好觉的故事,地冻天寒的天气给调度室打扫卫生端茶倒水,受感动的车站顶着犯错误风险,满足了“102”车皮需求。黄振华老人提起当年为参加三线建设,只能把三个孩子分送到相隔千里的亲戚家,临别时孩子们拽着大人不撒手,大人又掰不开孩子的手,最后全家哭成一团,尤其说到小女儿至今还不认他们,理由是两个姐姐后来陆续被接走,就把她一个留在农村,责问家里难道就多她一个吗?说到这黄老泣不成声,全场的人都红了眼圈;郑春山老人曾是单位的技术尖子,参加三线建设报名时,因“家庭成分高”而未获批,在现在看来就是简单的工作调动,可当年这个决定就等于断送了他的政治生命!是“102”机运团魏万荣副主任力排众议,四处做工作才把他带到湖北,说起魏经理来工地仅九个月、仅仅44岁,就因积劳成疾倒在了施工现场,郑老几度哽咽,由于悲伤过度身体不支,只得提前退场……

我一场不落参加了鄂、京、津三地举办的12场座谈会,聆听了近200位受访者叙述发言,他们中既有普通工人,也有离任和在任的厅局级、县处级干部,这些人后来大多加入了创作。尽管我曾经是“102”人,但由于指挥部下属17个处级单位,四万多职工,我了解和掌握的情况毕竟有限,所以每一场座谈会对我来说都弥足珍贵,我都认真记录或铭记在心——尤其那些因公受伤、致残、殉职的父辈和姊妹兄弟。虔诚落下每一笔,精心拍下每张图片,白天奔走各地茶饭不思,夜晚脑海中“放电影”辗转难眠,但我知道,唯此才能真实还原建设者的功绩,才能对历史有个负责的交代。实事求是讲,都说“102”为二汽建设付出了巨大牺牲,他们才是真正的记录人!都说在深山沟壑中建起汽车厂是个世界奇迹,中国建设者的奉献和牺牲,才是奇迹创造的真正起源!我企盼《十堰文史·“102”卷》能圆“102”人心中的梦,能把这支国家建筑主力军推介给社会,让世人知道,尤其让后人知道:为新中国建设,为国家重点工程建设,留下无以计数高楼大厦和工业厂房的“102”,没有辜负国家的重托;希望十堰人民通过文史形式记录、收藏、感恩十万建设大军的善举,初衷与“102”建设者相同,即我们共圆一个梦:让十堰建设发展史不再有缺憾,让九泉下的“102”故人,让支持他们走南闯北的亲人,不再有遗憾。

记录真情的寻访之旅

2015年11月初,十堰市文史办《十堰文史·“102”卷》编辑部组成“寻访组”,潘彦文主任带队,在陆续走访完湖北“102”部分老单位后,赴京、津两地开始寻访工作。

闻听十堰派人看望当年的建设者,要为曾经的“102”人写书,北京三建公司参加座谈会老职工都激动万分,现场一片笑语欢声。虽然驻地分散,接到公司“离退休办”通知的只有20多人,但热情周到的组织和服务,参会人员与我们如久别亲人又重逢般的亲热,深深打动了我们的心。原公司领导朱萌同志,手拿一叠已经泛黄的纸,激动地说起多年一直在写当年建设二汽的往事,从未有中断;与我分手已经有45年且高度近视的师姐,几乎是脸对脸才认出来我,捏着我脸颊打趣“当年小屁孩儿长这么大了”,引得现场笑声一片;一位大姐曾在一团京剧团饰演过《沙家浜》里的“阿庆嫂”,激情所致还唱了几句,大家品尝着我从十堰带来的蜜桔,聊着记忆中老十堰的印象……得知大家住地分散,来到这儿很艰难:有的是子女开车送来,有的是摇着轮椅过来,大多是乘坐公交车中途再转车,路程需要两个多小时,潘主任深受感动。与北京三建的同志座谈了两场,收获颇丰,他们中许多人不仅对几十年前工作经历记忆犹新,而且还有扎实的写作功底,创作积极性和热情都很高,这让我对他们的作品充满了期待。只是令人非常惋惜的是,此后不久朱萌老人和另外两名作者先后因病去世。在编辑他们所写的作品时,我心里对他们说:前辈,你们的心愿会实现,请安息吧。

驻扎在天津滨海新区的中建六局,有一万多名“102”离退休职工,在那里我们寻访小组受到了不寻常的礼遇:六局领导多次与我们交流,百忙之中组织局新老班子成员参加座谈会;到六局机关参观,青年员工们列队欢迎,一张张充满自信和朝气的面孔,让我仿佛看到几十年前的自己;原土木公司党委书记史向东亲驾私家车引路,党委工作部李富党副部长陪同我们,出席一百多公里外二公司座谈会。我们走访滨海新区以“102”单位来源地命名、六局职工主要居住地——“十堰里”和“堰宾里”,还特意拜访了几位老领导,老工程技术人员和老工人家庭,希望从与他们恳谈中更多挖掘“102”经典事例,找寻典型人物,从更广的视角,还原这个虽为建筑企业,却能引起社会关注,能让天南地北的子弟们刻骨铭心,能让十堰人民难以忘怀的英雄群体的魅力所在。从《102卷》书中看到,中建六局的作者,实现了我们的愿望。

坐上返程列车,细数寻访工作一路走来的历程,心里承载的有收获,更多的是亲情。在滨海新区那几天,我们基本没有“开过伙”,不是电话预约,就是上门邀请,吃饭问题都被昔日的同事、同学、师兄弟们承包了。虽然潘主任再三婉拒,但为有更多时间多层次倾听“102”的故事,盛情之下不胜酒力的他也经受了“酒精考验”。大家退休金不高,做东的人又多,大多是合伙请客,小酒馆里爷爷奶奶们携孙子带孙女热热闹闹围坐一起,这样的场面,这份儿真诚,让久坐机关的潘主任开眼界的同时也深为感动。临走时天下起了雨,师弟开自家车送我们去火车站,湿滑拥堵的道路跑了两个多小时,分手时我们再三“撵”他走,即将走出停车场再回首,才发现数十米外他还站在雨地里向我们挥手……这是“102人”对十堰表达的感激,这是曾经的大家庭特有的温暖,折射出了“102” 几代人风雨同舟同甘共苦结下的真挚情谊。

大江南北的“102”回声

从1974年起,“102”的番号就已被取消,它的承继单位也先后多次更名,但无论你是在十堰、襄阳、武汉,或是再远的北京、天津等地,说起“102”,还是有不少曾经的职工和子弟,曾经一起共过事或关注此单位的人们记忆犹新,印象深刻。《十堰文史·三线建设·“102”卷》需要一篇题词,经过慎重讨论,市文史办决定:商请原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曾任红卫地区建设总指挥部一分部副指挥长、102工程指挥部安装二团党委副书记的张百发同志支持。我专门给张百发同志写了封信,拜托原中建六局党委书记张兰祥同志代为呈送。时隔不久,一篇饱含深情的题词发来了——“饮水应思源,勿忘102人”。望着百发同志苍劲有力的字迹,想着他曾经为二汽建设和十堰人民用水,带队在十堰马家河水库扩容、加固所做的贡献,无论如何也该表达谢意。几经周折,经多方打听我了解到,原十堰市委政法委副书记裴双成当年曾与百发同志一起修过水库。闻听来意,裴老非常高兴,用了两个晚上给我讲百发同志的故事,根据裴老讲述并以他的名义,我写了《回忆和百发同志修水库的日子》一文。《102卷》书出版后,我以十堰政协文史办名义给百发同志寄去一套,非常感谢他对《十堰文史》的支持,也向裴老赠书致谢。意想不到的是,数月后裴老因病离世,我们“喝点小酒以庆功”的约定此生无法兑现,回想裴老灯下讲故事的音容笑貌,我流泪了。

北京三建师兄师姐:邵志玲、凌宗香、宋美英、刘增林、赵献青,被我赞为“102卷书的北京功臣”。他们都是年过花甲的人,在整个卷书编纂过程中,收集稿件,联络作者,帮着不会使电脑的作者打文稿,自费邮寄参考资料,传递作者联系方法,做了大量工作。尤其邵志玲陈旧性脚伤几十年难愈,为找寻作者仍一家家爬楼梯,一趟趟往返公交地铁站,该付出了多少辛劳!

中建六局师兄刘泊,不仅自己写稿,也动员弟弟、妹妹、妹夫每人都写,还不厌其烦的帮着周边的作者改稿。原省工建总工程师朱燮臣先生,为满足史志类书的要求,几易其稿,为使读者能明白工程术语和专业用语,曾打十几个长途电话与我沟通;老领导张国均和王金成以亲身经历写出图文并茂的作品,十堰和二汽许多工程建设的背景,许多先进的施工方法,许多经典的施工范例,在此之前少有记载、鲜为人知,真正是填补了十堰建设发展史;工程师余厚极提供的图片资料和文章,基本概括了二汽主要厂房吊装施工过程,细致到困难是什么,是如何克服的,体现了“102”注重质量,科学严谨的工作态度,很具权威性。遗憾几十年未见过面的余工,在《102卷》付印之前因病辞世,我的QQ邮箱至今保留着他的文稿,却永远失去了向老师致谢请教的机会,至今想起仍难免伤心。

2017年清明,我回北京原籍为父母合墓,返程时与中建六局联系,告知对方我想去那看看,六局党委工作部领导问有什么需要他们做的,我说只想拜谢一下天津作者。当再一次看见六局认识的和不认识的朋友,还是又一次被大家庭浓浓的亲情所打动。借潘主任委托,我代表十堰政协文史办向六局各位领导和作者表示感谢,感谢他们对《十堰文史》的大力支持,并向作者们致以热烈的祝贺,同时我举杯站起,建议大家为我们共同的“娘家”——“102”,为保护性挖掘、出版《102卷》做出巨大贡献的人们敬酒!就在那一刻,我想起《102卷》功臣陈家义主席和百发同志,想起了熬着盼着只为看一眼给“102”写的书、年前刚去世的母亲,想起了已经离世的几位作者,内心积聚已久的酸甜苦辣,仿佛在一瞬间冲破了情感的闸门,我虽然是笑着在说,但睫毛再也无法托住眼泪……

我非常羡慕曾被誉为“共和国建筑业长子”的“102”:前生曾经聚拢那么多能工巧匠和忠诚将士,建起那么多在共和国建设史上彪炳千秋的建筑,用无私奉献筑起了值得敬仰的中国建设者丰碑;后世仍能以其留下的美轮美奂的佳作,以其人民军队的光荣传统和战斗力的精髓,激励着它的承继单位和代代后人,为学习、为传承、为发扬光大而尽心尽力,而努力忘我的工作!虽然令人神往的“102”已经没有了,但我们仍能听到,在祖国大江南北,还有“102”悠久的回声。

花山之行心胸豁然

对“102”的留恋曾经伴了我很多年,若不是因写了一篇怀念文章,我都想不到还能与湖北工建结缘。2010年,原省工建总公司拟请十堰市地方志协助编写《102志》,并邀我参加,不知何故此事没落实。但从那时起我们就建立了联系,经常能收到他们寄来的报纸期刊更令我感动。由于有了联络渠道,我关注的目光再未离开他们,我感到他们的困难很多,包袱很重,有几年基本可以说举步维艰。但同时我也发现,作为“102”留在湖北的主力单位,他们始终在前行,他们中有一大批想干事、能干成事的人,出色布置完成《102卷》的组稿一事就是例证。

2018年5月3日,我荣幸接受邀请,走进位于武汉花山数码城的湖北省工业建筑集团有限公司,参加纪念“5、1”国际劳动节和“5、4”青年节系列活动。再次接触工建,真可以用耳目一新来形容:整洁的办公环境,高科技现代化的视频展示,富有魄力,具有前瞻性,团结、务实的领导班子,充满朝气和自信的员工,尤其用“一0二”数字精心设计制作的企业“logo”光彩夺目,熠熠生辉……我曾经见过太多办公场所,唯独在此真正感到怦然心动,热血沸腾,心灵震撼!一个曾在破产边缘徘徊的企业,一支曾有过迷茫彷徨的队伍,如何能在竞争激烈甚至惨烈的江城市场,独竖起省属国企建筑业大旗,凭实力杀出重围,以骄人业绩傲视群雄,在那一刻,我似乎找到了答案,对老单位多年的惦念、担忧、期盼的心结,似乎也在悄然化解……。

翻阅工建的工作总结,参加“新老职工座谈会”,参观一个个热火朝天的项目工地,能感到工建的成功经验非常多,但与众不同、也是最令我心潮澎湃的,是将“不忘初心”与“传承红色基因”的紧密结合,是从企业文化建设入手,通过各种途径和载体,积极调动职工荣誉感使命感取得的成就。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有“心”的单位,拥有一支有“心”的队伍,把爱国之心,担当之心,责任之心,敬业之心紧密融合,才打造出了新一代“铁军”,才为实现“百年老店”目标夯实了基础!过去“102”曾朝这个方向努力,今天省工建的目标更明确,步履更坚定。

很久以来我一直在探究什么是“102精神”,力所能及终未如愿。所能记起的,是在原“102”队伍中一直体现出的几个“主义”,即:报效国家牺牲自己的爱国主义,珍惜荣誉相互团结的集体主义,天当房地当床、哪里艰苦哪儿安家的乐观主义,困难面前有我们、我们面前没困难的革命英雄主义。

把“102精神”的归纳和准确定义交给拥有“102”基因的新一代吧,相信他们在新时代、新征程的实践中,会为“102精神”做出完美注解,相信肩负使命和担当的新一代,会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建筑起更多绚丽夺目的辉煌!

“102”的番号没有了,但在每个“102人”的心里,它的旗帜还在,还像火一样的红……

(作者:魏巍,原102工程指挥部、湖北省建委第一工程局、湖北省工业建筑总公司机运公司职工,十堰市司法局退休干部,《十堰文史·三线建设·“102”卷》副主编,作者之一。)

“三线”,简指国家在上世纪60年代为备战需要,对当时经济相对发达且处于国防前线的沿边沿海地区向内地收缩而划分的三道线,湖北部分地区处在三线区域。

注②“102”,即上世纪60年代末,原国家建筑工程部为参加三线建设,从全国各地抽调精锐建筑力量,在十堰成立的“国家建委102工程指挥部”,辖17个处级施工单位,职工总数4万余人,代号——“102”。

(编辑:张黎黎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 郧西云岭之战:红四方面军浴血杀出重围

    “叫七里峡,其实不止7里,大约10里。”王思华是孙家湾村支书,今年52岁,他和湖北日报全媒记者一起蹚水深入七里峡。两侧悬崖耸立,河床遍布鹅卵石,苔藓湿滑,极难立足。

    2019-06-13 08:22

  • 花了一天时间,给三个孩子拍张合影

    今天,人们拿出手机,随手一按就是一张照片,可谁会想象50年前,为了给几个孩子拍张照片会花上一天时间。

    2019-05-24 10:03

  • 毛泽东指示建二汽,为何选址大山沟里的十堰?

    进入新世纪,曾经因“靠山、隐蔽”的地理优势被时代选中的“幸运儿”,却又被偏远闭塞的山区地形所限,一度引以为傲的东风汽车(前身为二汽),把总部迁到了交通便利、发展环境优越的武汉。在一片“工业空心化”“废都”的唱衰声中,湖北十堰在痛苦涅槃后走向了重生。

    2019-03-31 08:42

  • 10万大军丹江口大坝工地过春节 大年初一吃上了猪肉饺子

    1959年的春节,也是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开工后,10万建设大军的第一个春节。为了确保工程顺利截流,工地春节不放假。总指挥张体学想尽一切办法,让10万大军吃上了一顿丰盛的团年饭,在大年初一还吃上了猪肉饺子。

    2019-01-30 10:03

  • 今天是西安事变82周年纪念日 房县人戢翼翘与张学良往事

    12月12日是西安事变纪念日,西安事变是中国现代历史上具有传奇色彩的重大事件,张学良和杨虎城在西安发动“兵谏”扣留了蒋介石,最终以蒋介石接受“停止内战,联共抗日”的主张而和平解决,成为由国内战争走向抗日民族战争的转折点。

    2018-12-12 10:03

  • 铁道老兵冯以刚:我给牺牲的战友做墓碑

    十堰晚报报道此事后,勾起75岁铁道老兵冯以刚的思绪。1964年底,他成为一名铁道兵,在成昆、襄渝铁路线上奋战多年。当年,他所在连队参与修建了老营革命烈士陵园,其中一部分墓碑就是他刻的。

    2018-11-07 10:11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